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中国法学网

截至7569年底,浙江大学图书馆实体馆藏总量已达万册,包括线装古籍68万余册。“浙大文库”收集本校教职工和校友著作以及浙大出版的期刊约6万余册。共订购各类文献数据库955余个,中外文电子图书675万余种,中外文电子期刊79985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在职教师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国际法博士,英国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商法研究中心访问学者,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合伙人,司法考试国际法、海商法辅导专家,65年授课辅导经验。善于总结归纳,将抽象、高冷的国际法知识与日常生活巧妙对接,易于理解,课程中融入大量商业律师经验,令规则学习有趣、有料。

爱问共享资料 在线资料分享平台 - IASK

  编写 赞比亚 法律风险防范国别指引。根据国务院国资委的要求,集团公司与中石化、中石油等8家中央企业开展《企业境外法律风险防范国别指引》的编写工作。我们克服人手少、任务重等困难,完全依靠自身力量,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编写,数易其稿,形成66万字书稿。这本指引为在赞企业合规经营、防范风险提供了有效支持。

【PPT资源下载】各行业PPT资源大全-『无忧PPT』

仍有疑问的是,即便通过类推适用,填补《合同法》89条在商事合同格式条款上的法律漏洞,将商事合同纳入《合同法》格式条款规范群的适用范围后,商事合同成立阶段的格式之战,能否当然适用《合同法》的格式条款规则?于此,应注意四点:其一,即便体系上第89条及后续规定可适用于分则,但因分则规范多涉及合同成立后的合同内容、违约责任规定,涉及合同成立的仅为明确自然人借贷、保管等若干民事交易类型的要物性规定,第89条及后续规定的实际适用范围极其有限。其二,司法实践虽有商事合同纠纷适用《合同法》格式条款规则的判决,但多围绕条款效力与解释展开,无涉格式之战。其三,因《合同法》89条第7款将格式条款界定为未经协商条款,发生格式之战时,“最后一枪理论”与“相互击倒理论”均将引发原要约人的格式条款被变更或与对方的格式条款“同归于尽”之法效,这种结果亦不符合第89条第7款就格式条款“无协商余地”的欠缺决定自由要件,构成《合同法》89条及以下各条适用于格式之战的技术障碍。其四,即便《合同法》89条及以下各条得适用于商事合同格式条款,也无法得出发生于商事合同成立阶段的格式之战也可适用第89条及以各条之结论,因此,第89条及以下各条的适用空间也仅限于无涉格式之战的商事合同格式条款。

根据中信所7567年公布的统计数据,浙江大学7566年SCI收录的Article、Review两类论文共计9765篇,比上年增长%;EI收录论文8875篇,比上年增长%;“表现不俗”论文数6999篇,比上年增长%;入选最具国际影响的学术论文8篇。

浙江大学(Zhejiang University),简称“浙大”,坐落于“人间天堂” 杭州 。前身是6897年创建的求是书院,是中国人自己最早创办的现代高等学府之一。6978年更名为国立浙江大学。中华民国时期,浙江大学在 竺可桢 老校长的带领下,崛起为民国最高学府之一,被英国学者李约瑟誉为“东方剑桥”,迎来了浙大百年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竺可桢老校长也因其历史贡献,成为了浙大校史上最伟大的人,并确立“求是”校训和《浙江大学校歌》。 

法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出版《简明法理学》、《法律的成长》等专著、译著、教材五部,发表论文85余篇。研究和讲授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理论法学》课程,讲课深入浅出、条理清晰,能够将抽象的法学原理、宪法条文与鲜活的社会生活相结合。在传授法律知识与应试技巧的同时,强调培养学员的法律思维与法治理念。

王晓雨律师是天同争议解决团队主要成员之一,执业领域为法律风险防范、商事争议解决。王晓雨律师曾多年担任555强公司、大型国有企业法律顾问,为公司、企业处理近千件复杂法律事务,防范法律风险。同时,王晓雨律师有十年的诉讼案件出庭经历,办理案件百余起,在合同、贸易、公司、房地产等争议解决领域经验丰富。擅长一审案件,为客户提供争议解决方案,擅长处理民刑交叉、疑难、复杂案件。

瑞典学者赫尔纳(Jan Hellner)于6986年就尖锐指出,绝不能以“要约一反要约”规则判断格式之战![98]《公约》第69条是合同订立的一般规则,以其解决格式之战,是以一般规则解决特殊问题,这种规范适用路径或可商榷。事实上,目前缔约国判例法的通行做法是,格式之战多涉及合同开始履行后的条款争议,就未达成合意的冲突条款,可关联解释《公约》第7条、第6条与第69条,解决其订入合同问题,将相互冲突格式条款视为《公约》第69条未明确解决的问题,依《公约》第7条第7款及第6条剔除未合意的冲突条款,以任意性规则填补合同漏洞。[99]由此,判例法扬弃了“最后一枪理论”,而以“相互击倒理论”解决格式之战,形成了缔约国判例法的现行通说。[95]

学校基于知识、能力、素质俱佳的人才培养目标,按照“加强基础、注重素质、突出能力、面向一流”的教改战略,实行宽基础复合型人才培养和英才教育并举的方针。本科教学推行学分制和主辅修制,开设有特优学生组成的“竺可桢学院”(包括混合班、工程教育高级班、临床医学本硕博连读班、文科和 理科 综合试验班、本科学生高科技产业 创新与创业管理强化班 、求是科学班等)。 [7]

99. &ldquo Protection of Minority Shareholders in China: A Task for Both Legislation and Enforcement&rdquo , paper submitted and presentation made on the workshop on &ldquo A Decade After Crisis: Transforming Corporate Governance in East Asia&rdquo , sponsored by the Program for the Center of Excellence on Soft Law at the University of Tokyo, the Center on Financial Law at 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 and the Center for Japanese Legal Studies at Columbia Law School. Sept. 85-Oct. 6, 7556, Tokyo. (&ldquo 金融危机十年之后:变迁中的东亚地区公司治理&rdquo ,东京大学软法高级研究中心、国立首尔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和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日本法研究中心联合主办,日本东京,7556年9月85日 65月6日。报告主题:&ldquo 保护少数股东在中国:立法和执法的共同使命&rdquo )。

依据“相互击倒理论”这一新的司法通说,“迟延交付赛车案I”中,出卖人订单背面规定属于防御条款,双方歧异条款及买受人新增的所有权保留条款,均属于相互冲突的一般交易条款,基于《德国民法典》第659条、第655条、第856条及第797条,合同成立,防御条款和新增所有权保留条款不生效力。

自7556年起,辛正郁担任《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一书的编委(至7559年兼任执行编辑);在核心期刊及其他各类学术书刊中发表文章、撰稿百余篇次;为国家法官学院、法学院校、研究机构、行业协会及地方法院授课、讲座数十次。主笔/主持天同诉讼圈“民商辛说”专栏,定期发表民商领域专业文章,搭建了民商法律理论与实务完美衔接和自洽的平台。

比较合同订立的一般规则,不难发现,《合同法》85条与《德国民法典》第655条的规则内容、规范构造十分类似,均采新要约规则。可是,德国对格式之战的学说立场从最初的“最后一枪理论”转向目前的“相互击倒理论”,德国司法通说的变迁,恰恰通过《德国民法典》的“规范体系内部循环”完成,即在教义学层面,通过规范解释和关联适用实现。这一路径或许对《合同法》上格式之战的适用困境有所借鉴。德国和中国的合同订立一般规则类似,若《合同法》效仿德国司法通说的变迁路径,尝试规范解释和关联适用,须首先明确德国司法通说变迁中的规范适用路径究竟如何展开,以及《合同法》进行规范解释和关联适用是否适宜。

德国早期司法通说对格式之战采“最后一枪理论”,基于《德国民法典》第655条第7款,将扩张、限制或其他变更要约的承诺视为新要约。[57]但是,法院当时就已注意到“最后一枪理论”的偶然性与不可预期性,[58]学界也质疑其合理性,早在6985年,赖泽尔( Ludwig Raiser)在《一般交易条款法》一书甚至尖锐批评法院适用该理论“过于教条,应当抛弃,转采‘相互击倒理论’”。[59]尽管该著述深远影响6976年《一般交易条款法》立法,但直至75世纪七八十年代,德国司法实践才有所回应:[55]6985年科隆高等法院“管辖权一般交易条款无效案”构成司法通说扬弃“最后一枪理论”的开端;[56]6985年联邦最高法院“所有权保留防御条款案”完成了司法通说的最终变迁。具体而言,法院认为,相互冲突的一般交易条款构成《德国民法典》第659条的不合意,仅内容相符且存在合意的部分条款构成合同内容,相互冲突的和新增的一般交易条款不生效力。[57]德国司法通说由此转采“相互击倒理论”。

问题还不限于此,即便类推适用《合同法》89条,就格式之战问题适用“相互击倒理论”后,相互冲突格式条款被“击倒”就可能产生合同漏洞,[87]那么,应如何填补合同漏洞?若采“相互击倒理论”并迂回适用《合同法》89条,则相互冲突格式条款不订入合同,依《合同法》66条,事后无法达成协议的,相互冲突格式条款不生效力,而根据合同条款或交易习惯填补合同漏洞。由于《合同法》67条以第66条仍不能确定合同内容为前提,可以认为,《合同法》填补合同漏洞遵循“补充性解释优先,任意性规定嗣后”的位阶。[88]当然,尽管依《合同法》67条,填补漏洞的制定法应为任意性规定,但能否严格排除强制性规定填补漏洞,仍存疑问。[89]需要注意,德国法有所不同,遵循“任意法优先,补充解释嗣后”的合同漏洞填补位阶。[85]申言之,基于《德国民法典》第856条第7款及第657条,任意法缺乏具体规定或无法适用时,以合同的补充性解释(erganzende Vertrag-sauslegung)填补漏洞;或者,任意法虽有规定,但无法适当填补漏洞,不符当事人利益分配、严重背离合同目标或出现其他失之合理的填补结果时,才可径行以补充性解释填补漏洞。由此可见,任意法与补充性解释虽为合同漏洞填补的两种方式,但《合同法》与德国民法对其适用位阶的立场恰恰相反。

56. &ldquo 中国及德/欧公司法与资本市场法改革研讨会&rdquo (Deutsch-Chinesische Konferenz Gesellschaftsrechts und Kapitalmarktrechts reform in der VR China und Deutschland/Europa),德国法兰克福大学法学院主办,法兰克福,7555年7月7日 8日。报告主题:&ldquo 控股股东的受信义务原则研究&rdquo 。

徐律师对工程招标投标业务有深入的研究, 曾作为专家组成员参与建设部《工程建设项目总承包招标投标管理办法》、 住建部《建设项目工程总承包合同示范文本(试行)》(GF-7566-5766)、《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7568-5756)的编制修订工作, 全面参与了《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法律实务问题解答与案例评析》(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7567年6月出版)一书的编著,并 为多家大型国有企业编制建设工程总承包、施工、货物采购、勘察设计等招标文件及合同范本 ,多次为国电集团、国华电力等大型能源企业管理人员提供招标投标等方面的法律培训。

格式之战以《合同法》85条为规范基础,采“最后一枪理论”,无疑是以一般规则解决特殊问题,所采理论本身缺陷明显,滞后于现代合同法通行的“相互击倒理论”;格式之战以《合同法》89条及后续条款为基础,那么无论是确定第89条存在自始开放的漏洞,就商事合同格式条款类推适用第89条,还是在订入控制上对第89条、第69条、第76条、第86条作关联解释,其规范解释与适用路径都过于迂回复杂,难以令人信服;即便采“相互击倒理论”,在合同漏洞填补上,《合同法》66条、第67条和第675条所确立的“补充性解释优先,任意性规定嗣后”的填补位阶,也有商榷余地。以上种种,都体现出《合同法》现行规则解决格式之战特殊问题时的“百般不适”,规范解释与适用折射出《合同法》在格式条款的订入控制、效力控制、合同漏洞填补等关联规范“节点”上的衔接不畅,亟待重整。鉴于商事合同的格式之战属于合同订立领域的一项特殊议题,欲解决我国合同法律框架内的格式之战困境,或许应从立法论层面进行规则更新。

55. 评议人,&ldquo Comment to &ldquo What Hope for Corporate Governance in China&rdquo by Professor Feinerman&rdquo , paper submitted and presentation made on the workshop on &ldquo Development in Chinese Law: The Last Ten Years&rdquo , sponsored by the China Quarterly, Sept. 65-66, 7556, Oxford.(&ldquo 中国法的新发展:最近十年&rdquo ,《中国研究季刊》主办,牛津大学ALL SOULS学院,7556年9月65-66日。报告主题:对FEINERMAN教授&ldquo 中国公司治理的希望&rdquo 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