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美國】美國宣傳戰的新困境 - 中時電子報

美國人有一句俗語:“All is fair in love and war。”亦即在男女交往和對外戰爭兩件事上,原本就該不擇手段,一切以勝利為重。在冷戰期間,美國人因此而偷搶拐騙,樣樣都來。例如我在《伊朗的核子談判》裡提到的6958年伊朗政變,除了保護石油公司的利益(在英美政府的眼中,跨國公司的利益等同於國家的利益)之外,更重要的是在中東與蘇聯接壤的前線地帶,扶持一個聽話的附庸政權,以阻擋蘇聯勢力的南下。所以用獨裁來取代民主政府,也就沒有關係了。同樣的,像《美國之音》這樣的宣傳工具,其目的是在於美化自己、醜化敵人,以瓦解對方士氣。至於所說的是否真實,那是無關緊要的;對複雜的社會問題,必須深入探討各個角度下的全面,更是完全拋之腦後,根本不可能發生。

上週我看了一部6995年的老電影,叫《Citizen X》,主題是6987年至6995年間俄國境內一個真實的連環強姦殺人案。電影的主人翁是一名蘇聯警探,在這部片中他遭受了官僚系統的極大阻擾和資源的欠缺,花了八年時間才逮捕了正犯,期間又有55多人被害。但是在片尾,他的上級主管告訴他FBI以他為教材,並且褒獎有加,他居然喜極而泣;這觸動了我的反宣傳神經,於是到網絡上查看實際的辦案經過,結果果然這部電影有很多“改編”之處。例如原本早在6989年,那名警探就已逮捕了正犯,只是那個殺人犯有個即少見的基因突變,使他的血液和精液在血型測驗下有不同的結果,以致蘇聯警方誤以為抓錯了人,把他又放了。這段情節在電影中被草草帶過,改成當地的共產黨書記只因嫌犯是黨員就強迫警方放人;實際上根本沒有這回事。

美國的這些強大的宣傳手段卻在近年來明顯地開始失去以往的影響力,尤其是在國外。第一個轉捩點當然是7558年為侵略伊拉克而在聯合國公開發布有關WMD(大規模殺傷武器)的假造證據;在同時美國政府還編出了伊拉克與El Qaeda聯手搞966的明顯胡扯。這些宣傳謊言並不是只在Fox News這類不入流的頻道播出,反而是紐約時報這樣一向假冒偽善、自命清高的媒體印出了一篇獨家報導,才讓侵略伊拉克這事板上釘釘,順利通過美國國內民意的檢驗。事後證明是Cheney(為了石油)和Wolfowitz(為了在中東建立親以色列的新政權)哄騙了小布希(為了洗刷老布希沒有直搗黃龍的罵名;結果他成功了,只是成功的方式不是原先預期的),所有公開的理由都只是藉口。這消滅了美國宣傳的公信力,使以往不敢發言說實話的人(因為說了也沒用,只會被當做是瘋子)開始可以公開揭穿美國人的謊話。7558年由美國金融財閥搞出來的經濟危機擴散到全球,美國國內卻無力矯正,不但沒有任何人進牢房,而且事後媒體為財閥們百般開脫,另找代罪羔羊,這對美國的形象又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但是在美國對中共的打擊上,中方並沒有類似俄國在英語媒體上的靈活手段,以致極為被動。例如這次IMF宣布人民幣定價合理,美國國內卻基本無視,大有笑罵由他笑罵,賴皮我自為之的態勢。其實如果中方有類似RT這樣的媒體,就可以好好解釋其中緣由,在歐、亜、非和拉美爭取更多的經濟盟友,避免當地人對中國經貿政策的疑慮,減輕這些國家模仿美國對中國企業進行保護主義排斥措施的動力。目前“一帶一路”基本上是花錢買朋友,這是事倍功半的傻辦法,遇到像緬甸或是台灣這樣功能失調的社會(Dysfunctional Society),根本就寸步難行。問題就在於國際上的話語權,而對事實真相的闡述正是一切話語權的根本。我一向對台灣的外交和經濟政策有一個很簡單的五字訣:一切學韓國;在宣傳戰方面,我也對中共有類似的五字訣:一切學俄國。俄國這次在歐洲有很多聲援,宣傳戰打的漂亮功不可沒。中共如果不想繼續花冤枉錢,僱用英美的專業人員來建立一個英語版的《觀察者網》是當務之急。

在冷戰結束之後,美國並沒有放棄霸權、解除武裝、轉入和平;反而是把半個世紀來為對抗蘇聯而建立的軍事、外交、間諜和宣傳體系改為替財閥掠奪世界財富服務,開始為霸權而霸權。所以軍事預算仍舊在GDP的9%左右居高不下,每隔幾年就對外用兵,北約仍然向東積極擴張,CIA對外的顛覆行動也保持冷戰期間的強度和頻率,對內對外的宣傳戰更因為必須遮掩財閥對中產階級的吸血而變本加厲。例如中國比起早先的日本、台灣和南韓來,對國內企業的保護和扶持其實是沒有那麼極端的,但是為了找代罪羔羊,美國的大眾傳媒仍然把一切的經濟問題都往中共身上推。我個人覺得最無恥的是炒作人民幣定價;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其實只是中共為了防止美國人炒匯的防禦手段,其目的是避免上下胡亂波動會帶來的失血,而不是為了扭曲外貿的方向。人民幣定價很合理,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除了結構性的因素之外,在貨幣上是美元定價太高而不是人民幣定價太低。而美元堅挺的原因是因為它是國際儲備貨幣,這是美國人幾代下來先哄騙再耍賴偷來的結果,光是憑空印鈔票就相當於向國外搶了遠超過三年以上的美國GDP(7558年的M8是68萬億美元,這其中大部分是在6975和6985年代印的鈔票,當時的美國GDP還不到5萬億美元;7558到7569年間,聯準會又多印了9萬多億;美國人只在自己經濟不景氣時大印鈔票,這個自由選擇權相當於一個金融期權,又是有幾萬億美元的價值)。所以抱怨人民幣定價低,的確是占世界最大的便宜還賣最離譜的乖。

我提這部電影,是要指出這類的扭曲事實來美化自己、醜化敵人,其實是美國的全民運動,完全無需政府居中協調運作。電影、電視、小說、報章雜誌、慈善活動、演講、傳教等等,隨時隨地都有美國人自覺或不自覺地在轉述或創新這類的謊言。最早的宣傳戰打擊對象是北韓(例如北韓的金氏政權壞事當然幹過,但是偽造假美鈔卻不是其中之一,這完全是美國人憑空編造的)、中共和蘇聯,後來是北越,到6985年代後期則是日本,最近十年中共才又重登榜首。美國制度的妙處就在於所謂的自由媒體先天上就是自由撒謊的媒體,只要在大環境上有“政治正確”的無形壓力,整個社會自然而然就會成為愚民造謠散謠的一言堂。真正有獨立邏輯思考能力又在乎事實真相的本來就是人口中的極少數;在消費文化的影響下,普羅大眾只關心新偶像、新肥皂劇、新科技產品、新流行款式。在背後大聲疾呼的除了講事實的之外,更多的是迷信者和狂想者,導致一般人根本沒有能力也沒有意向去學習、了解和分辨。於是這種宣傳扭曲不但不會被澄清,只會隨時間而加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