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北大网文创意写作课系列:如何写一个勾人的开头(总结课)? - 简书

  “毫无疑问,‘北大培文杯’写作大赛无论是对孩子们写作主题的诠释还是表达方式,以及对孩子想象力的认可,是对已有的程式化写作模式的对抗和摩擦。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结果。”曹文轩认为,中国孩子的写作能力在世界上也是比较理想的,这是近年来各种作文大赛起到的推动作用,“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更是如此,强调自我,强调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感知和表达生活的方式,既是对现有写作模式的冲击,也是让更多的孩子从小对文学产生兴趣,是对未来中国文学事业的人才储备。

写作理论书籍应该怎么看?这里有最高效的方法

《故事技巧:叙事性非虚构文学写作指南》
《情节!情节! 通过人物、悬念与冲突赋予故事生命力》
《小说写作教程:虚构文学速成全攻略》
《成为作家》
《开始写吧!非虚构文学创作》
《开始写吧!虚构文学创作》
《开始写吧!--影视剧本创作》
《写好前五页——出版人眼中的好作品》
《畅销书写作技巧》
《85天写小说》
《一年通往作家路:提高写作技巧的67堂课》
《经典人物原型95种:创造独特角色的神话模型》
《冲突与悬念:小说创作的要素》
《情节与人物:找到伟大小说的平衡点》
《故事工程:掌握成功写作的六大核心技能》
《写出心灵深处的故事——非虚拟写作指南》李华 著
---------以上书籍分享地址 http:// /s/6dD7IfhJ -------------------------


《创意写作教学:实用方法55例》
《写作法宝:非虚构写作指南》
《回忆录写作》
《创意写作大师课》
《你的写作教练》

《创意概述怎么写》100篇 第一文库网

  一个大赛的成功除了参加人数多,评委规格高,写作实绩才是考量的关键。评委们为孩子们的作品欣喜甚至惊异,这些作品已经突破中学生作文的限制,而具有个人创作性,可以称作是具有创新能力的作品了。《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给第三届大赛冠军获得者写点评时充满感情地说:“《蒋扈氏》是这个年龄段作者所写的少见的小说上品。让我们记住胡浩然这个名字吧,他将来也许会成为一个好作家。”大赛获奖优秀作品连续两届在《光明日报》刊发,《新华文摘》转载,这在中学生作品里是前所未有的,获奖作品结集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目前,由曹文轩主编的《倾听未来的声音》已出版了三季。

直播课丨藤校创意写作老师告诉孩子“写不好作文”的根本原因

  与其他中学生作文大赛相比,“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设置的题材几乎无所不包,这是高秀芹和她的团队参照美国爱荷华大学的写作门类设置的,也是大赛倡导开放性的表现之一,他们希望将所有能发挥孩子们潜能的文体都包容进来。“创意写作是现代文化工业发展的产物,致力于为文化创意、影视创作、广告宣传、演艺娱乐、数字传媒以及动漫游戏等文化产业提供具有原创力的人才。”高秀芹说,通过这个大赛,她发现孩子有充分的表达能力和欲望,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平台。

一个讲“规矩”,一个讲“人”……形成了比较,也隐含了矛盾和冲突:“嫡庶”、“名分”确定了秩序,由小家到大国,都是要“讲规矩”的——女一号这样的穿越女,在这部作品里也处处都不敢逾矩,就连第一次的爱情也只能拒之于几步之遥。因此,这个桥及下面的细节,实际上包括了这部作品最重要的“思想”——也就是她“在作品立法”的世界观。

  她怀着美好的理想和远大的抱负做这件事,此项大赛关乎孩子的未来,更关乎中国文学的未来。怎样才能设置有开放性和挑战性的题目,让真正有才华的孩子脱颖而出,每一届的作文大赛,从初赛到决赛专家们都特别认真地从大题库中抽题反复论证,有时甚至争得面红耳赤。从题目设置到评委构成到获奖作品发表出版,高秀芹和她的团队从一开始就采用了最高端的平台。

促使我们开始写一个内容的动机往往是一个小片段,小瞬间,在脑补的时候,这个小片段会有丰富而强烈的情感,因为我们倾注了自己的感觉或者情感进去。但是在具体写出来的时候吗,我们会发现这个片段真的写出来了,没有那么强烈的情感,或者别人根本就感受不到这个片段里面我们所预设的那种感觉。

“笃笃笃”的敲门声似乎自前门传来,却又极快的为雨水所吞没。没有回声。云来凝神倾听片刻,微哂,又兀自睡去。而敲门声又开始了,远远地传入梦里,萦绕不止,挥之不去。云来无奈,挥拳砰砰击打墙壁几声。很快的,隔壁吱嘎一声门响,而后熟悉的沉着的下楼声(脚步声),继而大门开启,连细语都没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雨水也似乎销匿去了另一个世界。云来咕哝一声,双臂抱过枕头,摆出最舒服的睡姿,打算酣甜睡去。

  “我们希望通过大赛发掘标新立异的青少年写作人才,力倡青少年以鲜活的视角和独特的艺术手段反映当代社会人们对于‘真、善、美’的追求,鼓励他们创作具有独特审美感受的作品,大胆而巧妙地传达时代精神。”高秀芹说。所谓创意写作,是一种开放的写作方式,涵盖了小说、诗歌、散文、戏剧、电影脚本、影视评论、广告文案、活动策划等各种文本样式,强调创作者独特的想象、鲜明的个性、新奇的构思以及诗意表达的能力,并鼓励生产应用型的创意文本。

这种情况是因为情节和感情的铺垫不够多不够细致,很可能你一瞬间脑补的东西,读者代入进去需要看一整部长篇的剧情才能理解。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小说在设置人物背景时,倾向于使用一些更加现代化和简化的设定,因为一个时代的人有一个时代所能理解的情绪。在以前写有人骂主角父母,主角愤怒,很多人都可以理解。但是现在你写正在玩手机,然后被抢去砸了的话,读者会更理解一些。

  有必要请这么多高层次的评委参与大赛吗?高秀芹的回答是肯定的。她的想法很朴素:“孩子的未来,怎么估计都不为过。评委层次高端,孩子们会有士气,他们对自我的要求也会提升。著名评委为那些发出微弱声音的孩子们做出点评,这是一种公益和美德,是扶持整个民族下一代的力量。”

就像在影视中常看到的“开篇”,有一种固定的模式:主角处于一种平“常”(甚至是平庸得让人窒息)的日常生活中,他/她的内心渴望着一种“非”常的冒险的冲动,却因为畏惧(害怕秩序感和安全感被打破后找不到身心的安放处)而不敢迈出这一步,甚至,都不敢正视自己内心的这种召唤;但是,在这一两分钟的突发事件,一种让日常生活“非常化”的因素突如其来,即将打破主角正常的生活格局,她/他从此将走向一条迈向非常世界的不归旅程……

盛老太太从紫檀软榻上直起身子:“我原是不管事的,也不想多嘴多舌惹人厌,你喜欢哪个都与我不相干,你房里的是是非非我也从不过问,可这几年你也越发逾礼了,你去外头打听打听,哪个规矩人家有你这样待妾室的!给她脸面体己,给她庄子店铺,她如今也有儿有女,只差一个名分,什么不比正经儿媳妇差!你这样嫡庶不分,乱了规矩,岂不是酿出家祸来!好了好了,今日终于闹出人命来了,血淋淋的一尸两命,你又如何说!”

  “‘北大培文杯’的确为千千万万的孩子展示自己的特点和才情提供了一个平台,这些孩子里可能会出现能够写作的人。”北京大学教授温儒敏认为,“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有可能对现在的语文教学、写作教学产生很好的刺激,或者是某种带动。但是需要重视的是,高考作文和创意写作在现实中还是不同,教学里恐怕需要平衡一下。创意写作非常好,但需要长期的积累。从7567年开始,中学可能会比较重视文学的教育,也会重视创意写作。同时,温儒敏也不无忧虑地指出,现在的语文教学,特别是高中的语文教学,可以说是全线崩溃。现在的情况基本上是考什么,学什么。由于语文教学上的问题,造成的现实就是这个学科被边缘化,基本上不用怎么学语文了。他说:“我们北大是有理想的,也有诗和远方。但是我们有时候确实也要考虑到中国的国情,考虑到更大多数学校,更大多数普通的学生。同时,还要把老师带起来,让老师多读书。老师不读书,怎么有水平来教学生?所以,‘北大培文杯’能不能搞一个老师的作文比赛?”

  谈到第四届“北大培文杯”写作大赛,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倪文尖表示:“我个人是更欣赏本届大赛的试题命制的。‘尼采说’和‘度’这两道题,无论是题面的表达,还是内含的深意,以及写作的开放性,都可圈可点;尤其命题对参赛者思辨能力和思想强度的期待,可以说是历届之最。但是,因为培文大赛形成了自己的鲜明特色,而这又白纸黑字地体现在一年一度的大赛获奖文选里;更因为当下弥漫于教育界乃至全社会的功利风气,所以,许多参赛者会按套路出牌,奔着更容易获奖的路数来应对命题。这样,题是好题,不少文章也是好文章,但题和文章摆在一起看,就让人难免有违和之感。”倪文尖指出,“北大培文杯”写作大赛也许面临着某种路径的选择:是更专注于引领中学生群体的文学创作,还是表露自己对学校写作教学的改造企图?

  一个偶然的机会,高秀芹听到一位语文特级教师的作文辅导课。她发现老师正在教孩子进入固定的作文模式,如何开头,何时出现好词好句,结尾如何升华……这种模式化的教育,使高秀芹充满忧虑。她想,语文特级教师不过如此,那么全国的中学生面临的语文教育又是怎样呢?写作本来应该是轻松自由地表达个性,如果孩子们对中国语言的运用如此中规中矩,我们民族的创新和创造力又将面临怎样的前景?

A“点”是近景女一号的特写:一个人在阳台上“寂寞、孤独而无聊”地吃着雪糕——请注意这个“特写”中所蕴含的“寂寞、孤独而无聊”的意味:一个人在家里,没有孩子,等着丈夫回家……这为后面(A点)的独白提供了画面、具体和感性的形象。后面(A)点是对此的诠解。这两个场面相互呼应,为女一号的出场形象进行了从形象到情感的诠解,也为剧中她的出轨埋下了线头。

  大赛组委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以“唤醒语文的耳朵”生动地比喻“北大培文杯”写作大赛的意义。“《左传》里面也谈到耳朵的问题。耳朵听不见是一个生理性病症,如果我们的眼睛看不到这个世间的文章,如果我们的耳朵听不见人间的天籁,实际上我们就是聋的、瞎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语文教育所包含的内在意义,就相当于有待于我们去唤醒自己的耳朵,唤醒它倾听领会语文中那些内在美好的东西,内在美好的表达。唤醒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耳朵,让他们知道我们语言的美,然后知道怎么更美、更好、更有力地表达。”

  四年风雨,大赛砥砺前行,自我完善,“北大培文杯”参赛环节越发丰富,大赛口碑日佳,已成为中国青春写作的风向标,被业界称为目前国内“高规格、高品质的写作大赛”,大赛同时还为各高校的文学创新人才选拔输送了大量优质人才,得到了各自主招生高校的高度重视。北京大学中文系系主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陈晓明教授指出,青少年是今天文学消费者中的生力军,也是文学生产的生力军。鼓励青少年开展专业性的写作,应该是北大中文系的职责之一。借“北大培文杯”的平台,北大中文系未来将对大赛中的获奖选手重点关注。

比如,《庶女•明兰传》(全名《知否?知乎?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中文简体图书出版时变更为《庶女明兰传》)的开篇第一章,却没有主角穿越的一丝一毫的气息。只看第一章会误以为只是架空类小说、宅斗文,描写大家族的恩恩怨怨,婆媳妯娌间的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