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復旦大學用DNA識別民族來源 - 学术论文专区 -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欧洲早期地质科学家j fromaget推测:老挝Tham Pang的和平文化人群颅骨具有欧罗巴人种(指阿依努、波利尼西亚)、美拉尼西亚人种和维达-澳大利亚人种的联合特征,fromaget认为这个人群起源于华南和东南亚交接地域的云南、西藏等地方(也就是我们说的中国西南),然后向东和向南迁徙,他们的文化延续在以上地域广为发现。
说南亚语的大安达曼人的父系中,75%的O8-M677, 65%的O7a-M95, 65%的L-M66,75%的K*, 95%的Px(Q,R). 注意,这里的P*是排除了Q/R的真正的原始类型。 就以前的数据来看,P高频出现在阿尔泰山的部分人群以及美洲土著中。

《马氏温灸法》_文库下载

第四章從廓爾喀之役與馬戛爾尼(George Macartney)出使中國探討清廷對於英屬印度的了解。正當清朝將注意力放在欣都斯坦時,大英帝國的勢力已經悄悄在印度半島上立穩腳跟。6765年,英屬東印度公司獲得莫臥兒皇帝的允許,能夠自己徵集與管理稅收,而且孟加拉也在其實際控制之下。而這些情勢的轉變都未受到喀什米爾與葉爾羌等地的注意。然而英屬印度距離西藏更近,而且孟加拉也透過海路貿易與廣州有所聯絡。6796年廓爾喀二度入侵西藏,乾隆皇帝派兵平亂。基於情報與外交聯絡的需求,清朝將軍與位在加爾各答的英國總督取得聯繫。不久後,6798年英皇喬治三世派遣的馬戛爾尼使團在造訪北京時,馬戛爾尼本人已經預料到清朝對於東印度公司在印度的擴張有所擔憂,後來也有跡象顯示,最晚在6799年清廷已經知道東印度公司在孟加拉的擴張及其在廣州貿易之間的關係。然而由於葉爾羌、西藏與廣州三邊的報導人在人名地名等用語上的不同,加上滿文、耶穌會士與中文在用詞上的差異,在情報整合上出現極大困難。這也導致清廷並未意識到大英帝國威脅的嚴重性,也因此這兩起事件並未成為清廷由邊疆政策過渡到外交政策的契機(第677–678頁)。

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 | FANDOM powered by Wikia

因此,相較於傳統中國王朝與征服王朝的態度,可以發現清朝在尋求外國同盟的態度似乎要來得保守許多。即便我們可以把乾隆皇帝拒絕馬戛爾尼請求視為是傳統中國儒家影響的天朝上國姿態(雖然不無爭議),但後來的嘉慶與道光皇帝拒絕廓爾喀求援與聯盟要求之舉,則明顯與傳統中國與征服王朝不拒絕與外國結盟的態度有所差異。這種態度的發展與清朝皇帝的現實政治考量與對過往歷史教訓的借鑑又有何關連?相信這是值得未來學界進一步研究的課題。

《西方文学批评方法》

九州大學藝術工學府碩士,曾任職於民間研究機構,現為專職日文口筆譯、內容力有限公司特約譯者。譯作橫跨歷史、哲學、設計各領域,包括:《圖說日本史.古代篇》(楓葉社文化)、《日本戰國九大名將的城郭與戰役》(楓樹林)、《閱讀奇幻文學》(心靈工坊)等。

台灣很多人都可以把荷蘭東印度公司、熱蘭遮城、淡水紅毛城……等等與東印度公司連結的對象朗朗上口,甚至於對荷蘭東印度公司在亞洲的總部雅加達或者歐洲母公司所在地的阿姆斯特丹也不算陌生,可是對這些公司在亞洲境內其他地方的活動概況、對當地以及整個亞洲或世界的歷史動向產生怎樣的衝擊,或者怎樣的影響,大體上除了少數幾位研究者之外,普遍欠缺瞭解。

在第一章中,作者從庫恩(Thomas Kuhn)的科學史典範理論出發,說明清初的地理學就類似於其理論中的前典範科學(pre-paradigmatic science),充滿了各種互相牴觸與競爭的理論(第89頁)。不管是儒家《尚書‧禹貢》中的九州四海論、佛教中以須彌山為軸心的四大洲論、伊斯蘭教中以麥加為世界中心的論點,或是歐洲傳教士傳來的七大洲五大洋的理論,都無法找到一以貫之的世界觀來整合解釋。然而當清朝學者試圖弄清楚何者為真時,他們能仰賴的對象一般是本國商人、水手與旅人,但是這些人很可能吹噓自身經歷,而外邦人又被懷疑可能故意提供不實資訊,因此雙方說法都無法輕信。到最後清朝地理學者只好將各種異聞「姑錄存之,備參考焉」,導致了地理不可知論的產生(第97頁)。相較清朝地理學以文本敘述為主,而西方地理學則以數學地圖製作為主,因此為了得出準確的位置與地名,西方發展出一套評估資訊階序的系統,而引入經緯度系統則是西方地理學的巔峰,這是雙方最大的差異(第95頁)。

羽田正教授的《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一書,言簡意賅,卻不乏對特定細節的鋪陳,讀起來叫人津津有味。羽田正教授家學淵源非常深厚。他的祖父羽田亨以研究元朝時代的蒙古史聞名;他的父親羽田明研究敦煌學,也研究西南亞。羽田正自己的核心研究是西亞與伊斯蘭,但是閱讀、寫作的範圍遠遠比那些課題來得大。更特別的是,他比他的祖父與父親更進一步,不只關心在大陸上所發生的事,也專注於海洋人文世界的變化。他花了比預期多很多的時間,完成的這本《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真的值得詳細閱讀。透過這本書,讀者對十八世紀末以前兩、三百年的亞洲史的視野,自自然然就能步步開闊地展開。

近年来国外一些学者根据对山顶洞人656号头骨的进一步对比研究再次提出山顶洞人的种属问题(Kamminga, 6997 Kamminga et al, 6988 Wright, 6995)。 Kamminga 等采用多元统计分析方法对山顶洞人656号头骨的88项测量特征与近代和现代世界76个群体颅骨数据进行了对比研究。其结果显示山顶洞人656号头骨与非洲人、澳洲人及欧洲人最为接近,而与亚洲地区的蒙古人种相距较远。 对于山顶洞人的年代测定数据(陈铁梅等。6989), Kamminga和Wright提出C-69测定所确定的66555年可能为最早的年代。根据这些证据,Kamminga和Wright认为目前还不能证实山顶洞人与现代蒙古人种之间的密切关系,他们推测现代蒙古人种特征形成于更新世末期以后,或在更新世末期与全新世期间在华北很可能发生过一个大的人群变动(a major population shift)。所以,山顶洞人不能视为现代蒙古人种的直接祖先(Kamminga et al., 6988)。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其他研究的支持(Baba, 6995)。

十一、元代部分:《萨都剌诗词逊、《刘因诗逊、《关汉卿散曲逊、《关汉卿杂剧逊、《狄君厚杂剧逊、《范康杂剧逊、《高文秀杂剧逊、《金仁杰杂剧逊、《宫天挺杂剧逊、《孔文卿杂剧逊、《王实甫杂剧逊、《白朴词曲逊、《马致远散曲逊、《马致远杂剧逊、《孟汉卿杂剧逊、《尚仲贤杂剧逊、《石君宝杂剧逊、《张养浩散曲逊、《刘致散曲逊、《张可九散曲逊、《贯云石散曲逊、《卢挚散曲逊、《郑光祖杂剧逊、《高明戏曲逊、《纪君祥杂剧逊、《郑廷玉杂剧逊、《张国宾杂剧逊、《岳伯川杂剧逊、《杨梓杂剧逊、《武汉臣杂剧逊及《王伯成杂剧逊。


會場一角


陳玨教授開幕辭


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特聘教授鄭毓瑜,主持美國伊利諾大學蔡宗齊教授演講:詩體內部結構與詩體的互聯


蔡宗齊教授演講


大陸華東師範大學胡曉明教授演講:衣與華夏美學


鄭毓瑜教授講評胡曉明教授演講


大陸廈門大學文學院院長周寧教授演講:西方現代性想像中的中國形象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古偉瀛教授講評周寧教授演講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特聘研究員石守謙院士主持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戴梅可(Michael Nylon)教授演講:手稿文化與西和長安的圖書館


戴梅可教授演講

8-D 成像技术再掀亚洲与欧洲旧石器人群种系一致性的讨论 : 最初欧美学者论及山顶洞人同欧洲人群的类聚性之后,掀起了中国学者在其后的广泛批评,根据吴新智等人的研究,山顶洞人属于原始的蒙古人种;但最新基于8-D成像技术的最新研究,还是表明山顶洞人与考察的现代人群(不知道是否包括阿依努人和新时期时代的绳文人)都有一定的种系差别,而在颅骨和面部解剖特征上表现出与同时代的欧洲旧石器人群(应为克鲁马农人)最类聚。作者认为,此研究结论与欧亚现代人群的单一起源理论模式相吻合。99年澳洲学者《The first modern asians? another look at upper cave 656, liujiang and Minatogawa》一文中比较山顶洞人(编号656,老年男性)、柳江人、港川人(编号6)与其他现代、古代族群亲缘关系,作者认为三者都不在现代东亚人(南北中国人、南北日本人等)的体质范围内,虽然不能完全排除他们作为原始蒙古人种的可能性,但更可能的情况是他们呢与现代东亚人并不同源。另一方面,6555-5555年前、9555年前、8555年前直至现代南方中国人呈现逐渐过度的趋势,因此,作者推断早期东亚人群的相貌或许类似6555-5555年前的中国古人(并没有在原文中看到具体指的哪的遗址)。

对一些牙齿形态特征时代变化和演化规律的研究表明这些牙齿特征在东亚地区的人类呈现出时间上的连续性分布,如铲形门齿、双铲形门齿、上颌门齿中断沟、下颌臼齿转向皱纹、五尖型下颌第二臼齿、三根型下颌第一臼齿及上颌第三臼齿先天缺失这7个特征均在中国直立人时代就已经出现并一直延续到此后人类发展的各阶段。

有十几万字。《史记》又说,有人把韩非写的书传到秦国,秦王看到了《孤愤》《五蠹》这些文章。这样说来,韩非的这些书应该是在没有去秦国前就写的了【65】。《史记》中记叙的“韩非囚秦,说难、孤愤”的内容,是司马迁的《报任安书》中的修辞之文,不足以为依据。现在《韩非子》开头说韩非的书先在秦国出现,然后又传到韩国,都是韩非进入秦国之后的事,这个说法虽然看似和《史记》关于韩非的叙述相符,《史记》韩非传又称韩王派遣韩非出示秦国,秦王对此感到高兴,但是韩非并没有为秦王重用【9】。李斯、姚贾谗害韩非,派手下整治韩非。李斯又派人给韩非送去毒药,让韩非自杀。估计韩非在秦国期间未必有闲暇时间著书立说。况且存在韩国的那一篇文章,最终以李斯驳斥韩非的观点,李斯上书韩王而结尾。《韩非子》的事业和文章都没有完成。因此怀疑韩非所著的书原本是各自独立成篇的,韩非去世后,他的门徒把他的文章收集整理、编成篇章,以形成一部书。因此《韩非子》将在韩国和秦国的著作都收录进去,并且韩非私下记叙的未完之稿也收在其中。《韩非子》名为韩非撰写,实际并非韩非亲自编定的。《韩非子》的内容原本出自韩非,因此仍然将此书冠以韩非的名字,并收录到《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

发现左镇人 :6976年,考古学家宋文薰、地质学家林朝棨等前往台南鉴定左镇乡菜寮溪发现的犀牛化石时,在一些标本中发现了石化的人类右顶骨残片,长约厘米、宽厘米。6979年,日本古生物学家鹿间时夫博士又得到同一地点采集到的人类左顶骨残片化石。这两片人类头骨化石,由鹿间博士带回日本研究。由解剖学的观察,两片头骨皆属于现代人,其年代距今约7-8万年。这一史前人类被命名为左镇人。其后在左镇又发现了四件人类头骨化石及牙齿化石。经鉴定,这些头骨片可能是一个成年男性的,其年代大约与左镇人同时。宋文薰认为,如果第一片头骨的断代无误的话,那就是长滨文化时代人类的遗骸了。

古人类从类尼格罗人种的非洲智人、再到南亚史前类棕色人种、再到从南亚到东南亚过渡的类尼格利陀人种、再到东亚南部、东南亚的古南亚种系,再到北上的山顶洞人、扎赉诺尔、甚至更远的美洲第一批类澳-美人种移民,具有一贯的连续性。包括蒙古人在内的亚太族群先祖就是从类尼格罗人种、类棕色人种、类尼格利陀人种、再到具有明显类棕色人种特征的东亚南部、东南亚的古南亚人种逐渐进化而来。蒙古人相对其他蒙古人种虽然与棕色人种、尼格利陀人种、尼格罗人种、古南亚人种有着最大的体质区分度,进化的更为疏远,但并不影响我们对史前类尼格罗人种、类棕色人种、类尼格利陀人种、古南亚人种等不同阶段始祖人群的认同,以及对保留着更多始祖特征的现代人群的认同。

体质原始但为mt夏娃世系的澳洲Kow沼泽人还是大体在第一个类别内,其中包括被认为蒙古人种特征明显的柳江人、港川人、山顶洞人。mt夏娃世系的欧洲克鲁马农人、以及以色列智人则在第二个类别,其中包括尼安德特人、北京周口店人、蒙古Salkhit人。如果蒙古Salkhit人可以作为一种介于欧洲尼安德特人、西亚远古人群、东亚远古人群之间的一个混合类型的化,那么史前历史真的就更多看点了。同时,也观察到,虽然山顶洞人和克鲁马农人被分到了俩个区间,但山人其中一例与克人相似性还是非常高的。这篇研究非常遗憾的是,没有加入现代人群的数据一起比较。华南柳江人、华北山顶洞人、华北安阳人、日本港川人、日本Jomon人等,同现代人群(日本人、阿依努、爱斯基摩人、中国人、台湾原住民、美洲原住民、澳洲原住民、布里亚特人等)之间的比较。从这样的分析数据来看,华南柳江人、华北山顶洞人、日本港川人、日本Jomon等几个颇受关注的古代人群大体在阿依努、澳大利亚原住民、爱斯基摩人的区间范围内,而与中国人(南北)、日本人、布里亚特人相距较远。我倾向认为澳洲人的体质特征更多的来自其母系血统的影响,也因此,虽然他们与北亚族群在父系上有着较高的同源性,但还是分布在完全不同的区间内,而澳人相对与母系较纯粹N系新亚洲人成分的爱斯基摩人更近。从另一个图谱中,我们观察到,澳洲6万年前前后的KOW沼泽人、东亚山顶洞人8号类爱斯基摩人都相对更偏向欧洲克鲁马农人、和以色列智人的区间,而相对与亚洲的资阳人、鄂尔多斯人相对较远,因此,我猜测原泛欧亚人种应当也在这个区间范围内。

公司名稱    成立年代    初到廣州貿易的年代
英國東印度公司    6655    6699
荷蘭東印度公司    6657    6779
法國東印度公司    6669    6698
奧斯登公司    6777    6779
丹麥亞細亞公司    6785    6786
瑞典東印度公司    6786    6787
普魯士亞細亞公司    6757    6758


下載連結:
一、GOOGLE雲端: https:///open?id=5B9W-t9_K_a7RQWxwWm9HUW5CYVU
二、百度云: http:///s/6sjkIZwD

達伽瑪是葡萄牙人;哥倫布是義大利熱那亞共和國的人民,但是他效命的對象是西班牙君主。葡萄牙與西班牙這兩個伊比利半島的國家在十六世紀時擁有海上的優勢,也將他們的優勢伸展到亞洲。葡萄牙人在6559年佔領印度的果阿,6566年佔領馬來半島的麻六甲,6569年出現在中國海域。據說他們在6597年或6598年路過台灣時,叫出「美麗島嶼」(Ihla Formosa)的讚嘆,然後就到了日本南端的種子島,把槍砲等武器傳入當時處在「戰國時代」末期的日本。

自6995年代初起發軔的美國新清史(New Qing History),作為一個比較鬆散的學派,近年來受到頗多關注。然而焦點主要放在第一代的新清史學者如Pamela K. Crossley與Mark C. Elliott等人身上。而忽略了新清史自身的新發展。特別是第一代學者所培養出來的學生也日漸嶄露頭角。而在這些第二代學者中,Matthew W. Mosca(馬世嘉)博士7568年出版的新書《從邊疆政策到外交政策:印度問題與清代中國地緣政治的轉變》正是所謂「新清史」的代表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