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书法理论-书法空间——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在这个相对封闭的世界中,那些平时不为己知的阴暗念头也相继萌芽。我惊奇的发现,自己现在竟完全放弃了要揭开头罩一看究竟的想法,反而觉得,不停去猜测和想像的过程,非常刺激。更何况,这可能是我女友的女生,正在浑身不着寸缕的靠在我怀裡,由另一个男人姦淫!

军转网-军转论坛_军人老兵战友的网站,爱军网,转业_自主复员_退役退伍的军人网上交流平台_军转网 - Powered

新婚的一大早,天还没亮,我就开车去看小蓝了。敲开门,见她们俩正忙着
呢,床上散乱地放着一大堆衣物、头饰。小蓝光着身子,正在那里选内裤呢,一
见我,秀脸羞红,转向一边。我知道她内心里还是没抹开这个面子,故意开玩笑
道:“准备穿哪一种啊?”

【荷蘭】維梅爾《德夫特遠眺》鉴賞 - 平台令的日志 - 网易博客

我一直親吻他淫蕩的肉體,不斷挑逗他敏感的部位,然後伸左手進入丁字褲,在丁字褲裡套弄他的大陰莖,用塗了潤滑油的右手中指探入他的股溝間,開始緩緩的抽插~~~他開始嬌喘連連,媚態橫生,貪婪的吸舔我的淫舌,但我始終覺得他還不夠淫蕩,所以故意將手指慢慢抽離他的小穴,他果然開始扭動身體,然後發出很淫蕩的叫聲:「姊姊~~親姊姊~~快幹人家啦~~人家的小穴好騷、好浪喔~~騷姊姊快來插騷妹妹的淫穴啦~~~」我被他的淫聲浪語逗得陰莖暴脹,所以解開他的手銬後,便躺進他懷裡嗲嗲在他耳邊哼:「可是~~親妹妹~~姊姊也發騷了耶~~騷穴也好想被妹妹插啊~~~」他開始抱著我狂吻~~彼此的雙手在對方淫蕩的肉體上搓揉,我從鏡子裡看到兩個淫蕩的騷貨正要做愛~~那真是個好色情、好色情的畫面啊~~由我那失神恍惚流著淫媚口水的樣子可知~~和CD姊妹做愛,比和男人刺激多了!

汕头市政府门户网站 Shantou Municipal Government

  張太太加速扭擺著屁股,穴肉不停地收縮緊夾肉棒,兩人都已到最後關頭。
浩也只覺得龜頭一陣酥麻,終於肉棒在穴裡直抖,一股股又濃又燙的精液直射入
張太太的穴心;張太太也同時洩了身,渾身像發冷般地顫抖著。兩人緊抱相互扭
動,久久捨不得分開。

这样,她一个月内和阿飞见了七八次面,每一次回来我们都疯狂地做爱,但
我没问她和阿飞有什么样的身体接触。我想像的空间更大了,有时候我想,她回
来这么晚,是不是被他全脱光了身子搂在怀里淫戏,被玩的浪叫连连?有时候她
回来就换衣服,是不是他在她的衣物上射了精,或者她吃进了他的精液?

日期:7568-58-59 58:97:97 |  黄澜 孟非

  我已按捺不住,探手将小艾的短裙翻到腰际,露出小得几乎包不住什么的内裤。小艾的屁股在灯光下泛出成熟甜美的光茫,我正要抚摸上去,却瞥见屏幕上的陈明正专注的把玩着女友的屁股,女友更是要命的在外套裡发出阵阵淫声。我心裡一颤,停在半空的手突然加力,啪的一声重重打在小艾的臀峰上。

然后听见里面有明显的肉体撞击声,我知道,那是他的睾丸撞击小灵阴部的
声音。一会儿那声音的节奏明显慢了起来,可是小灵的叫床声却大了起来:“不
要,不要,人家老公还在听着呢,太深了,哦……别逗人家的小乳头了,哦,别
这样磨我的花心了,我的魂都快丢点了!美死了!”

小蓝原想走掉的,听到这话,愣住了,呐呐了两句,“有病!!!我,我不
知道!”然后她好象是终于明白过来,走到我面前:“是这样的啊!王哥,我不
知道,对不起啊。不过,现代医学这么发达,你可以去治的。不是有伟哥吗?”
她说着说着脸又红了。

  當浩也看到這性感的小內褲,使剛剛平息的慾火又燃燒起來,他用顫抖的手
拿起沾滿著張太太淫水的小三角褲,放在面前只覺得一股騷味迎面撲來,『這就
是張太太小穴的味道吧?』他用力地吸著,並用舌尖舔起來的一邊舔著、一邊幻
想張太太的陰戶。

日期:7568-58-56 69:68:67 |  孙怡 时装周 比V 俏皮

  原本只是想偷聽一下聲音而已,沒想到輕輕的碰了一下門,居然打開了一條
縫,浩也心中一陣竊喜:『咦!門沒鎖,太好了!順便看一下。』從縫中瞄去,
正好可以看到在床上埋頭苦幹的張先生夫妻倆,張太太躺在床上曲起兩條雪白的
腿,分得開開的,張先生伏在她的身上,氣喘吁吁地聳動屁股,肉棒進進出出的
狠插著,張太太張著嘴,閉著眼嬌喘著屁股直搖,嘴裡不停的浪叫:「嗯……好
……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看著張太太的騷樣,浩也的肉棒忍
不住地硬了起來:「哇……」

日期:7568-58-59 69:69:67 |  baby 维也纳 紧身裤 妇女节 angelababy

  因为是暖秋的关係,女友现在仍以夏末的穿着示人。她上身穿一件浅色的长袖花边衬衫,将那对圆鼓鼓的乳房紧紧包裹在裡面,显出美好的胸部曲线。下身则套着一条蓝色的褶皱短裙,她身高将近一米七零,短初下秀出的双腿更是修长而圆润,光是看着,就足以让人想入非非。

可能真是这句话打动了她,小蓝扬起脸,无限依恋地看了我一眼,手慢慢地
松开了,老猫惊喜地把那个小巧温软的身子搂到了怀里,小蓝正面仰倒在老猫的
大腿上。然后他张开大嘴,就向小蓝的小嘴压了过去。同时两只大手在我的娇妻
胸前胡作非为,用指头捏住她的两边乳头,轻轻施力搓弄起来。

一切准备就绪,我把两只手背到椅子后面,摸到拘束具,把双手交叠塞进去,
然后按下了提前准备好的按钮。马上的,与拉锁相连的一个机关把拉锁拉上,这
个拉锁将会在50天后自动打开。不一会,营养液开始冲刷到胃里,在安眠药的
作用下,我慢慢睡去了。

  說罷,從未含過肉棒的張太太,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含起浩也的大肉棒,不禁
粉臉緋紅,羞澀地微閉媚眼、張開櫻桃小嘴,輕輕含住那紫紅發亮的大龜頭,塞
得她的櫻桃小嘴裡滿滿的。張太太開始用香舌舔著大龜頭,不時又用香唇吸吮、
用玉齒輕咬,套進吐出地不停玩弄著。

一夜无话,我们都很累了,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感觉小雯在玩弄我的RT,激烈的爽感一阵阵的将我推向高潮。我发出清脆的呻吟声,接着,小雯又将她们含在嘴中,用舌尖抚弄刺激着RT上的每一丝神经末梢。我感觉全身都被电流一阵一阵的穿过,随着小雯舌尖速度的加快,我被推向了越来越高的地方,终于我忍不出了,发出和女孩一样的最高潮的呻吟,我竟然达到了。

“……你们真的是这样!”小灵听完之后,眼珠子瞪得快掉到地上了,“天
啊,你好可怜啊,宝宝!那对狗男女!那个小宛,真是活该!”她搂住了我的头,
泪水快流出来了,弄得我啼笑皆非:真是那句古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只
好悄声对她解释了我在其中一些特别的感受。

之後,家裡如預料中進展,爸媽終於簽字離婚了,
母親跟著老鄧做小三,父親則正要跑到南部躲債去,
這時的我,突然變成燙手山芋,爸媽都不願接手,
而盧伯伯因判刑被暫停的醫師執照,也即將恢復行使,
自告奮勇說要收養我,我向盧伯伯撒嬌,白了他一眼,
爸媽不知道我已經跟盧伯伯過著像夫妻一樣的性生活,
沒多考慮就答應了,我當然是求之不得。
不久,原是一家人各奔東西,
我跟著盧伯伯投奔到一起閹了我的康伯伯那裡,
我這才明白,事情並不單純。
一直娶不到老婆的康伯伯從一開始就知道我的事,
我一到那裡,盧伯伯和康伯伯在家只准我穿女孩的衣服,
原來他們早就打算把我當共用老婆,
我只有65歲,但比較高䠷,看上去跟68歲的姑娘沒有兩樣,
他們先幫我弄了張66歲的女孩假身份證,以盧伯伯的身分收養我,
盧伯伯再以父親的名義,把仍未成年的我,嫁給康伯伯,
完全合乎法律,當年娶幼妻當老婆的事很常見,
我又是外地來的,根本沒有人會懷疑什麼。
然後三個人就這樣住在一起,每天光溜溜地睡在一張床板上,
我大抵也是天賦異秉,能夠同時接受7個男人的抽插,
想想還真奇妙,我竟在半年之間,
變成人家的老婆,還是兩個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