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毕业设计论文网_全套毕业设计_各专业毕业论文

我也才刚刚接触这个概念,许多专业名词看不大明白。琢磨了下,觉得如果用正常人类的语言来讲,这种模式应该是“一小撮城市居民出于食品安全的考虑与一小撮城市周边的农民达成协议,由后者提供绿色无污染的食品,前者则保证以略高于市场价格的价格进行购买”。用更通俗的话来讲,就是“让普通人也能吃上‘特供’,多花点钱即可”。在我看来,如果提供的食品确实能保证安全,那多花点钱完全值得,因为这些钱如果今天不用来买健康食品,明天就会用来买药。(在这个领域,我纯属外行,如果这些解释有误,烦请方家指正)

毕业论文网_优秀免费的中国大学生论文网站

我是7555年进入县城的一中就读高中的,毫不意外,学校食堂的伙食并不合我胃口。但学长们表示,其实与以前相比已有较大改善,因为曾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几年前,学校食堂愈来愈过分,今天卖不掉的第二天再卖,口感奇差,难以下咽。学生们忍无可忍,其中的活跃分子串联了各个班级,终于有一天,大家去食堂购买了早餐后,把油条、大饼全部扔在了教学楼前的空地上。学校大怒,但法不责众,此事不了了之,随后伙食的确有所改善。这个故事让我激动了很久,也许当时的场景并没有像我在脑海中想象的那么气势恢弘:漫天飞舞的油条大饼如雪花般,但这个场景的确是早期我对“非暴力不合作”的直观理解。插一句,有段时间经常读到“无代表不纳税”,这个句型导致我对“非暴力不合作”有了另一种理解,罪过罪过。

知网空间 - 学位论文下载,博士论文,硕士论文,学位论文 - 全球领先的数字图书馆

关于这点,我想特别声明的是,就事论事,在食品安全问题上,中国媒体从业者的勇气和责任感毋庸置疑,而管理者的容忍尺度同样值得赞许。在这个领域,赤裸裸的新闻遏制、行政干预并不多见,当然,这可能也与黑心食品加工商实际上在食物链的底端,尚无能量与意识去摆平曝光新闻有关。总之,将悲观的现状完全归咎于新闻自由度是不公平的。

建筑行业资料和论文_建筑规范_建筑资料网

这本书被时任美国第76任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读到,他边吃早餐边读,突然“大叫一声,跳起来,把口中尚未嚼完的食物吐出来,又把盘中剩下的一截香肠用力抛出窗外”( President Theodore Roosevelt read the book and reportedly threw his breakfast sausage out the window ),他随后与辛克莱见面,推动通过了《纯净食品与药品法》( Pure Food and Drug Act ),并创建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雏形。

举例来说,牛肉膏的新闻是上个月被曝光的,但并不是说没被曝光前,这样的现象就不存在,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曝光之后,引起了公众的注意以及主管部门的重视,后者重新审视了相关的食品添加剂的法规,对有害无害,量的多少会重新进行讨论。这样一方面民众会提高防范意识,一方面管理者进行判断能有所依据。这样的良性循环不失为一种好的互动模式。

是我们已经对食品问题麻木了,不在乎了么,觉得是死是活就那么回事了,就算“易粪相食”也无所谓了么?如果真是如此,我倒也没有必要费心做这份调查了,独善其身就好,大不了乘桴浮于海。但问题在于事实上又不是如此啊,他们并不是不在意,只是没有说出来,他们默默的在用脚投票,他们懂的。

不少朋友问过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我知道这个话题肯定会有人关注,但如此关注却也的确出乎了我的意料,65多家媒体的报道,最初5天平均6天6万的访问量。不过现在看来,可能正如预想中的那样,在湖心扔下一块石子,开始有点波浪,随后涟漪,随后就平静了。但不管如何,的确也影响到了一些人。

在 GRE 培训班时,赵晴老师给我们总结过不少作文范式,其中一条我记忆尤深。 GRE 作文有一部分是针对某个问题要你写出自己的感想和解决方法,赵老师的建议是,在美国,一个涉及面广的问题,最终的解决一定是要靠立法,因此在作文中应该有这么一段。

学长们把油条从教学楼上扔下与罗斯福把香肠从白宫窗户扔出,相隔百年,相距万里,但在我看来却是异曲同工:他们把早餐“掷出窗外”,他们在表达不满。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想那应该是因为他们相信,“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事情不会自己慢慢变好,需要外界的动力与刺激。对此,老罗曾给出过一个精彩的例证:

调查报告的目的在于让更多的人关注食品安全问题,齐心协力将其改善。因为报告撰写人的专业所限(非新闻传媒类,非食品安全类),加之资料搜集、整理的时间有限(88人,一个月),加之又是学生,社会经验有限。更重要的是,本调查没有做任何实地采访,仅仅是统计、分析了现有的新闻报道。因此撰写的报告可能会多处硬伤,望不吝指教。

一次和几个好友餐叙,席间说到了这个问题。一好友说,假牛肉事件曝光后,她们家表示情绪稳定、对生活影响不大,因为她妈妈很长时间以来都是在清真肉铺购买牛肉,那里的牛肉肯定没有问题,肯定不会用猪肉涂牛肉膏变成牛肉,“因为他们有信仰”。对此,我深以为然,这是一位好聪明的母亲。目前就我所知的资料,真没怎么见到清真食品出问题的新闻。

从欧洲退货回来的火腿,已经长了白色霉菌,公司把它切碎,填入香肠;商店仓库存放过久已经变味的牛油,公司把它回收,重新融化。经过去味工序,又返回顾客餐桌;在香肠车间,为制服成群结队的老鼠,到处摆放着有毒面包所做的诱饵,毒死的老鼠和生肉被一起掺进绞肉机。工人在一个水槽里搓洗油污的双手,然后这些水再用来配置调料加到香肠里去,人们早已经习惯在生肉上走来走去,甚至习惯在上面吐痰。

之所以愿意花时间来做这个,一方面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接受过高等教育,就理应对这个社会承担更大的责任;另一方面觉得,这尚是一个值得奋斗的世界,虽然也许有些现实让人沮丧,但总有那么一些人,那么一些媒体,那么一些主事者,让我相信,我们的努力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些。

Google给我们的最大价值,除了信息流动加速,就是信息永存。当我写完这篇blog,发布在我的blog上,按下“发布”之后的几分钟,各种蜘蛛就会蜂拥而至,把这篇文章复制若干次,存在这世界的各个角落。这文章即永存。无法被某个组织控制或删除,也无法阻止其流动。公关公司不行,某个国家政府也不行。孙云丰的言论,和百度其他员工的言论,也将和这篇文章一样,被永存,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这是我们热爱Google的原因。

有媒体朋友这么问我。我仔细想了下,回答是“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换言之,“形势很严峻,但走势很明朗”。的确,从数据报告上来讲,近些年来食品安全危机的受众越来越广,涉及食品也越来越多,几乎举目望去,什么都不能吃了。从这个角度来讲,形势很严峻。然而作为一个乐观主义者,我并没有因为铺天盖地的曝光新闻而绝望,相反我认为,阴暗面能被曝光,正是社会进步的体现。只有被曝光了,我们才知道出现了问题,这才有改善的可能。

这大概就是我在做此次调查时心态的真实写照,每当我读到一条超越我想象力和道德底线的黑心食品新闻时,总是感叹,太假了吧,还有比这更恶心的事么?然后继续统计,不多久就又读到一条,啊呸,还真有。但是当我读到下面这条时,我觉得没有必要比较了:最恶心的已经出炉了,但还是强忍着恶心继续查阅,果然也再未有超越者。而此文所反映的恰巧就是我们当下所面临的食品安全问题的最真实写照,这篇新闻就是,当当当党, 《东莞作坊用化粪池水熬地沟油 原料残渣有卫生巾》 (),点 这里 查看原文。

我没有那么聪明,想出破开铁屋子的方法,但至少我尝试着叫醒那些熟睡或装睡的人,因为我想,如果醒的人多了,也许他们能聪明到想出办法。区区一介书生,人微言轻,身无长物,现在能做的,大概也只能是整理下故纸堆,总结些经验,让读者“鉴于往事,资于治道”,避免历史重演。或者说让历史重现:希望655年前发生于美国的故事今天能发生在中国。如果读此报告的读者中有一、二人将来有机会能成为政策制定者,希望您能以“身在公门好修行”的心态来应对针对普通民众的食品安全危机,这是功德无量的善举。

做这个调查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相反,有的都是“可告人的目的”,并希望广而告之,因为只有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了,群策群力,下情上达,事情才有改善的可能。“国家是我们的国家”,我与我的家人、我的朋友,生于兹,长于兹,我们不关心,谁关心?

但我并未因此放心,我觉得对食品制造业应该一直持有“有罪推定”的态度:厂商既然连在食品种类上都能作假,又如何保证他们使用的添加剂、生产环境是合格的。合格的牛肉膏可能不致癌且无害不假,但如果奸商们使用的是来自黑作坊生产的呢?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同 《牛肉膏现身广州 工商局“合法论”被指偏激》 的观点。

不管“牛肉膏”事件算不算是虚惊一场,但当时确确实实是把我吓住了。我随后搜索了下近些年来各媒体关于食品安全问题的曝光新闻,结果那叫一个触目惊心,匪夷所思。我尤为感叹的是,就算是重度网络依赖症的我(每天超过8小时在线,且以阅读资讯为乐),查到的相当大的一部分新闻报道都是我从未读过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这点是可以理解的。连我都如此,那我身边那些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同学、朋友更不必说了。于是我觉得有必要做一个资料汇总,把能搜集到的与食品安全相关的新闻做一个数据库,呈现给公众,并根据这些搜集到的新闻进行进一步的分析,描述趋势、总结规律。让大家意识到我们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