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崑曲警世鐘[ 佳文共賞] | 鳯樑崑曲小站

慶祝侯玉山壽辰的研討會上,我念了這個稿子,侯廣有做身段。隨念著隨做。等文章念完了,朱家溍說,太感動人了,聽了這篇文章就像好像看了這齣戲,太過癮了。北昆的領導就敢改!後來俞林總結這次傳承,重點批評了改編的《別姬》,說你們改得太不像樣子了,這是一種非常不對的態度。

五一八光州事件【HD 繁體中字/ENG SUB】 華麗的假期 May 18 (演員:安聖基、金相慶、李枖原、李準基

北京藝術研究所給侯玉山錄影,一出是《通天犀•座山》,一出是《西川圖•三闖》,張飛負荊,還有一出是《南西廂•惠明下書》。其中《惠明下書》侯玉山演的惠明和老和尚有對口戲,必須配合得非常緊密,結果演戲的時候演員和侯玉山配合不上,不跟勁,再來一遍,還是不行。侯玉山非常生氣,說:“我剛上來勁兒結果就被你耽誤下去了,這個老和尚必須得小庭不成,要不演不了!急死我了!”。

終極一班5 - ChinaQ線上看

七六年地震,七二六地震完了,十一月還晃了一下,有比較大的震感。大夥都回屋裡住了,結果又跑到地震棚裡了。那陣子韓世昌在龍潭湖那邊住,家裡準備了個棚,又住到棚裡了。就是個地窖窩棚,那個時候我去看過他,他有個蟈蟈罐,裡面養了兩個蟈蟈,他說:“我就聽這個解解悶吧。”突然又說:“前兩天馬彥祥找我來著,跟我掃聽著,說咱們北方的高腔現在要是再恢復還來得及麼?我說這個高腔我小時候倒是學過,不過會的不多,玉山也會,祥麟晚,學的沒多少。不過高腔得有這個鼓啊,沒鼓不成,建亭還在,我們幾個人湊合湊合也許還行。馬彥祥聽我這麼一說,說回去研究研究,過兩天還上我這來!”

崑曲是一門造詣很高的藝術;而任何藝術的興盛都有其一定的背 景和需要。在明代萬曆時期迅速興盛起來的崑曲,本是與當時士大夫 的生活情趣、藝術趣味相一致的。他們所欣賞的,是閒適與空靈。前 者導致崑曲節奏的舒緩,後者形成崑曲輕靈曼妙的藝術境界。同時, 在他們的內心深處,又不免含有對社會、人生的哀愁、悲涼,從而在 音樂、唱腔上也常顯示出惆悵、纏綿的情致。到清代乾隆時期,市民 階層的力量較之晚明有了明顯的增加,他們可以通過經濟力量來使戲 曲較好地為自己服務,而舒緩、惆悵、輕靈、曼妙對他們原來就不很 適合。他們在萬曆時期之所以接受崑曲,乃是因為他們還無力改變戲 曲的面貌,其他劇種的藝術水準又較崑曲差得太多,於是只好跟著士 大夫一起看崑曲。而一旦戲曲必須考慮他們的生活情趣和藝術趣味時, 崑曲獨尊的局面就再也維持不下去了。恰好乾隆時期的多數士大夫也 已趨向務實而不崇尚空靈,考據學 所謂乾嘉學派 的興起 就是明顯的標誌;輕靈曼妙的崑曲在士大夫中的市場也日漸萎縮。所 以,乾隆時期成了崑曲由盛到衰的轉折期。代之而起的,是梆子腔、 二黃調等地方劇種。到了清末,京劇終於取代崑曲而高踞劇壇盟主的 寶座。從那以後,崑曲更其頹勢難挽;6956年《十五貫》的上演,即 使撇開其與崑曲傳統的關係不談(那將在下文涉及),也只不過是給 崑曲注射了一針強心劑而已。

《 華麗的假期 》(韓語: 화려한 휴가 / 華麗한 休暇   Hwaryeohan Hyuga , 英語: May 68 )是一部7557年的韓國電影,講述了6985年在韓國光州發生的民主化運動這一歷史性事件。影片顯示了韓國無辜市民的抗爭精神,在韓國票房大賣。電影的名稱來自於韓國總統全斗煥上將獨裁軍政府向大韓民國陸軍下達的鎮壓命令代號 。

山东人,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副修历史。6975年负笈美国,主修中国与欧洲思想史,获夏威夷大学历史学硕士、耶鲁大学历史学博士。自6978年起,先后任教于卫斯理大学、纽约州立大学、耶鲁大学及纽约佩斯大学,现任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主任。主要著作包括:《高尚的快乐》、《出土的愉悦》、《汤显祖与晚明文化》。主编学术刊物《九州学林》。另以笔名程步奎著有诗集:《程步奎诗抄》、《也许要落雨》、《从何说起》,及译诗集三种、翻译小说两种。

三、擴廓帖木兒生平據《明史•擴廓帖木兒傳》(列傳第十二)記載:
擴廓帖木兒,沈丘人。本王姓,小字保保,元平章察罕帖木兒甥也。察罕養為子,順帝賜名擴廓帖木兒。……至正十二年(西元6857年),察罕起義兵……為王士誠所刺……順帝即軍中拜擴廓太尉、中書平章政事、知樞密院事,如察罕官。……至正二十二年(西元6867年)也。……擴廓既平齊地,引軍還,駐太原……逾年,擴廓以太子令舉兵討孛羅,入大同,進薄大都。順帝乃襲殺孛羅於朝。擴廓從太子入覲,以為太傅、左丞相。……居兩月,即請出治兵,南平江、淮。詔許之,封河南王,俾總天下兵,代皇太子出征,分省中官屬之半以自隨。……時太祖已滅陳友諒,盡有江、楚地,張士誠據淮東、浙西。……順帝乃削擴廓太傅、中書左丞相,令以河南王就食邑汝南,分其軍隸諸將;而以貊高知樞密院事兼平章,總河北軍,賜其軍號“忠義功臣”。 ……擴廓既受詔,退軍澤州……擴廓憤甚,引軍據太原,盡殺朝廷所置官吏。於是順帝下詔盡削擴廓官爵,令諸軍四面討之。……脫因帖木兒敗走,餘皆望風降遁,無一人抗者。……明兵已定元都,將軍湯和等自澤州徇山西。擴廓遣將禦之,戰于韓店,明師大敗。會順帝自開平命擴廓複大都,擴廓乃北出雁門,將由保安徑居庸以攻北平。……

在此, 請接受 “三心二意一紅塵”網誌誠心的致意。 “三心二意一紅塵”部落格無意攻擊任何宗教、政治或任何團體及個人, 也無意造成閱聽者的任何不快。 “三心二意一紅塵”網誌只試圖提供所知真實的信息而已,也從來不試圖強迫或糾纏任何人相信 “三心二意一紅塵”網誌所提供的信息。

第二天古先生到了北昆劇院,說你們這個戲有什麼什麼毛病。北昆的人一聽傻了……原來古先生看過老的,真懂啊!古先生對北昆說,如果演老的,我們要,如果要演這個,我們不要。魚目混珠,別往臺灣帶。北昆的人後來就打聽,原來是我姓朱的使的這個壞。郝鳴超氣得拍桌子大罵。可是你罵也沒有用,反正人家不帶這個戲了。臺灣不要不要緊,北京文化局支持!張和平局長等領導們親自看這個演出,咱們錄影,在電視臺放,就要這個!老的一邊去!……中國大陸就幹這個,捧假的。把真的扔了,你說你能跟誰生氣?到現在電視裡放的《棋盤會》就是假的,就是郝鳴超這個。老的那個完蛋了,這就是楊鳳一毀戲之一。

對於文化領導高瞻遠矚的戲曲精品工程規劃,我們無法斷言其動機是否來自「發展是硬道理」,更不敢猜測在他們潛意識裏作祟的,是否「摸着石頭過河」的心態。但是,「聽其言,觀其行」,從他們處理名勝古蹟的手法來看,由重建黃鶴樓、滕王閣、岳陽樓,到武松打殺西門慶的獅子樓、西泠橋畔的蘇小小墓、文獻都不曾記載的軒轅黃帝陵,為了觀光旅遊,無所不用其極。憑空打造文化古蹟、鏟平明清民居、拆除歷盡滄桑的古建園林、建造惡形惡狀的鋼骨水泥假古董,種種「光榮業績」,不一而足。我們大概可以由此推想,戲曲精品工程的建設,也是為了文化領導們建設的「業績工程」,是打造他們升官之途的電梯。說到底,「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是打着文化藝術現代化、創新化的旗幟,施行文化藝術產業化與商品化。其結果,當然是與「非物質文化傳承」,背道而馳。

    《6699·桃花扇》最大的敗筆在於失卻了原著的靈魂,那就是點題的“以離合之情寫興亡之恨”。孔尚任,孔子69代孫,曾因給康熙講經而官至戶部主事,卻因6699年“歲無虛日”、頻繁在京城以及偏僻的楚地容美(今湖北鶴峰縣)演出的《桃花扇》,於次年即被免職,政治生涯從此結束。那麼,《桃花扇》又怎麼可能是當下呈現在我們眼前,一上場即男尋歡、女思春的普通才子佳人戲?全劇最後,演員們共同唱出的《餘韻·哀江南套曲》中“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風流覺,將五十年興亡看飽……”字句,是全劇的點睛之筆,“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是孔尚任的心聲,是一代文人對前朝的當哭長歌,而《6699·桃花扇》在這沉重的文化悼念面前,太過輕浮了。

以復古求生存
既然不需要討好觀眾以求生存,崑曲以後就可以為藝術而藝術,為崑曲而崑曲。就讓它帶著歷史的積塵,青銅的綠銹展現人間,就像歷史博物館裡的殘骨化石般,無須打扮成模特美女。換句話說,就是以復古求生存。現在看起來有些悲涼,但走下或者能走出倔頭巷。現在戲曲面臨全面的危機,崑曲的冬眠,或可避過一個寒冬。在幾十年之後,待戲曲進一步衰敗,京劇等現今的大劇種也因改革而變得京不京,越不越,話劇不似話劇又似二人轉時,人們再看崑曲會說:啊!原來中國戲曲這麼好看的。那時才是崑曲復甦的時機。但是,如果以為現在可把崑曲拿出來,這就是一個時代錯誤。崑曲的衰落是自然淘汰。自然是公正的,也是不可抗拒的,只要承認這個簡單道理,我們才可對崑曲的現在和將來有個明確的規劃。

張醜《真跡日錄》清初抄本所錄《婁江尚泉魏良輔南詞引正》卷尾有跋,全文是:“右《南詞引正》凡二十條,乃婁江魏良輔所撰,余同年吳崑麓較正,情正而調逸,思深而言婉,吾士夫輩咸尚之。旨郢人有歌‘陽春’者,號為絕唱,今良輔善發宋元樂府之奧,其煉句之工,琢字之切,用腔之巧,盛于明時,豈弱逞人哉!時嘉靖丁未夏五月金壇曹含齋敘。” …… ……

戲曲改革要有底線
我覺得戲曲改革,改要有個底線,如果武旦改了大靠,武生改了高靴,老生改了髯口,花面改了勾臉,那麼這個戲曲世界就只有上海 越劇 和黃梅戲了。是世界遺產的崑曲,更應堅守這條底線。如果崑曲都來趁改革的熱鬧,現代化下去,現在固然鬥不過 其他 劇種,搞下去怕也「遺產」不下去。戲有些處理也太粗了。《青石山》( 又叫《請神降妖》) , 周倉插雞尾, 我不敢說這不對。但戲曲通常做法是劉備人馬不帶狐尾, 不插雞尾。或許這是京劇形成的做法。比京劇老很多的崑曲自不需照京劇做。但開打時周倉拿著青龍刀作兵器就不該。周倉替關老爺提刀絕不說明他可用關刀。就像關平捧印, 並不是他可用這個印一樣。到關老爺出場, 這把刀又到了老爺手上了。有些團演《青石山》, 甚至由關平去舞關刀。這次崑曲是關平拿大刀, 這就很好, 不過可惜, 《青石山》的關平應是主角, 由武生去演, 著名的「勾刀」是關平和妖狐的對刀, 近來都很少看到了。《青石山》就成了武旦的獨腳戲, 大打脫手。我想, 如果崑曲把這套戲復原, 讓武生當主角, 打沒有人打的「勾刀」, 會比脫手好看。畢竟脫手打得太濫了, 觀眾看起來已無新意, 演員要出招, 也沒幾下好出。求難度也因訓練不足而失手。像這次演出, 稍難的背旗挑槍便屢用屢失。就算不失手, 把靠弄成這樣, 已離開了戲, 只是幾下低級雜技而已, 也不值得花那麼多心機去做。

顧堅,是吳郡顧野王的後裔子孫,曾在崑山千墩居住直至終老。顧堅是位“風月”才人,出生成長在沒入官籍的教坊樂戶家庭。父親顧鑒頗富才藝,善作樂府散曲。《全元散曲》收錄有顧鑒的六首散曲小令。顧堅姑母顧山山是元一代名伶,夏庭芝《青樓集》有詳細記載。顧堅子承父業,既有曲樂才能,又具歌唱天賦。顧堅歌名,一時間名著大江南北。於是,擴廓帖木兒聞其大名,屢屢招請。擴廓帖木兒是元末的一代權臣,官至河南王,總天下兵馬。這樣一位權臣,聞知顧堅善歌,屢屢招請,足見顧堅的名聲非同尋常。但顧堅屢招不赴。反而,乘抗元義軍起兵中原之機,和父親顧鑒、姑母顧山山一起潛回故鄉。在顧德潤幫助下,顧堅一家在松江府勾欄旁租房居住。至正二十二年(6867年),松江府勾攔突然坍塌,顧鑒不幸遇難,顧堅被砸雙目失明。這真是天降橫禍。顧堅只得投靠顧阿瑛。顧阿瑛在玉山草堂的風月生涯,是聽曲賞曲又譜曲。顧堅遂成為顧瑛制曲度歌的知音。元亡明興,顧瑛一家被洪武皇帝發配濠州服役。孤苦伶仃的顧堅,只得棲居崑山千墩延福寺,及至終老。

這些戲現在哪找去?北昆成立以後,好幾百出根本就沒動過,就白白扔了。根本沒有傳承下來。建院的時候統計過,北昆老人們身上一共有六百六十出,可是那個也不全,還有好多戲都根本沒寫上,“反動封建”的不敢寫。這些是他們的劇碼。可是,演了百分之五沒有?這都難說。

    遺憾太多了,“桃花扇底系南朝”,全劇卻沒有一絲對南朝的批判;一把記載歷史的扇子,本應是戲曲裡最好的道具,卻沒有一點發揮;除嫁衣、甩頭飾、血濺摺扇,原可用更多的戲曲身段和舞臺調度來表現,卻輕描淡寫地就過去了。史可法,南明王朝的唯一支撐,突兀地就出現了,一上場就死了……重要場次的不當刪節導致情節支離破碎,人物關係鬆散,音樂會版《6699·桃花扇》的倉促收場,實在辜負了我們對昆曲的美好期望。

但是編輯《中國戲曲志》北昆卷的時候,有一度叢兆桓當組長,討論昆曲入卷的劇碼,你組長要是說入哪個,其他人還好意思說不入麼?快討論到這了,還差三戲,我躲出去了,上廁所咱不言語。結果我回來一看,他和時弢吵起來了,面紅耳赤,時弢說什麼戲你也往裡擱!叢兆桓拎著臉盆就出去了,時弢出去還指著他罵……

其實沒有甚麼好辦法。我總是說,知其不可而為之,能做甚麼做甚麼。後來得到一位老朋友的啟發,說我們這些文人是有文采的,妙筆可以生花,可以順着領導的口氣講話,利用他們的話語,置換話語的內容與概念,引導他們走上正確的道路。進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要教育領導,轉化他們無知的話語,成為可行的實效。教育好一個村支書,就搶救了一個村的文化遺產;教育好一個縣書記,就救了一個縣;教育好了黨中央,就救了全國。他們既然只聽得進「工程」,你就勉為其難,甚麼都說成是工程,吃飯就吃飯工程,穿衣就穿衣工程,傳承非物質文化,就傳承工程。不就是多說兩個字,「工程」嗎?於是,我也就糾合了兩個朋友,向政協與國務院建議,從 7567年起,在「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之外,讓國家再設立一個「工程」,是為「崑曲經典工程」。不但為文化領導留了面子,也讓他們的業績「更上一層樓」。

我和 御玲瓏 練靠功時有一條硬規矩,靠就這樣子,不能動,做甚麼動作、技巧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要做,不要打大靠主意。練過功的人都知道,耍大刀花兩邊飄帶就很吃功,把它去掉就少練很多功。 粵劇 也有一招,就是把左右飄帶在後面縛起來。看來他們還不夠今天的人大膽,乾脆縫起來。我教一個上了年紀的太太做穆桂英,到演出了她還管不好兩邊飄帶,這時我才出新招,把它縫起來。對 御玲瓏 我只有一字:練!練不好不要出台!她要我教反串戲,我便要她練厚底。如要改革不穿高靴,我就兩個字:不教。